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

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

 抉擇(全)  BY曉翎兒

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


  朋友之間的相交,究竟該到怎麼樣的程度,才不會傷害到彼此?
  我想,在認識你之後,我才真正思考這個問題。
  聞仲。

  有人說,有部分的友情,是建築在一種欽慕上:欽慕對方身上某樣,自己沒有而可能潛意識裡想要的,類似特質或氣質的東西。若拿你我作喻,大概就是你那份深沉的心思和絕對的堅強吧。

  相同是好友,你和我那四個結拜兄弟卻也相差甚遠。那裡不一樣我也說不上來……嗯,比如說喝酒吧,和那四個結拜兄弟作伴,就是一面講軍事打仗,一面大碗喝酒大塊吃肉,然後一起酩酊大醉;跟你的話,談話內容可以天南地北,即使可能你有些話我聽不懂。但你總是淺斟慢酌,不論喝了多久多長,醉的人總是我,而你頂多微醺而已,從不讓理智稍離半分。

  像這樣的差異很多,偶爾也會驚訝在這些不同裡,我倆竟還能如此契合。仔細想想,我們的關係可能就是因為信任而慢慢加深。什麼樣的信任呢?打個比方來說,如果有人問我,親人和你同時發生危險的話,我會選擇保護誰?我一定會毫不遲疑地回答:親人。因為我知道,你能夠保護自己。相同的,如果要你在殷和我之間選擇,你必定會以殷為先,因為你也相信,我有保護自己的能力。

  曾經我以為,日子將會這樣和平的過下去。一直到你在平定北海的叛亂時,妲己潛入了宮廷,控制住了殷,而且在我無法反抗的情況下,讓我的妹妹黃氏成為陛下的第三妃子,同時也是妲己用來箝制我的人質。我忍耐著,盡我的能力緩慢減少妲己種種惡行的效果,一面等你回來。我原本相信,只要你回來了,一切必定可以恢復原狀。

  你回來之後,我真的很高興,雖然我也擔心你會無法對付已然今非昔比的妲己,但你回來不過幾天,朝歌就有了明顯的改變,使我忍不住想,妲己會選擇你不在時潛入宮廷,必定是投鼠忌器,你我兩個,加上你說過的九龍島四聖,一定能夠把那隻母老虎給斃了。

  但沒過多久,你又奉命去征討說服東伯侯,起碼要兩、三個月不能回來。當我聽你敘述說這一切都是妲己的計謀時,我心裡突然升起一股不安,彷彿你這一離去,大勢就挽不回了。

  這個想法我當然不會,也不敢告訴你。我所能做的,只有略盡一己棉薄之力,以及等待而已。

  但是……

 「不得了!武成王…夫人和黃貴妃…!」

 在一段分不清是長是短的時間裡,我曾經失去了「感覺」的能力,好像再也沒有什麼是重要的,沒有什麼是能保護的。假如在天子腳下,兩個沒有犯下任何錯誤的臣妻和妃子,竟因為妲己的挑撥,而雙雙被逼跳樓自盡,那麼這個天子,還有盡忠的必要嗎?

 我想到,在等待你回來的期間,我一直親眼目睹殷逐漸敗壞的情況。慢慢的,我開始有了疑惑:打倒了妲己,就真的能恢復嗎?一塊發了霉的麵包,即使把黴菌生長的源頭切除,它還是不能吃;一個打碎了的碗,即使把打碎它的人殺了,碎碗就是碎碗,不可能回歸完整,不是嗎?

 當時的不敢正視,不願深思,直至今日,竟形成最大的嘲諷。

 我是不能再侍奉殷朝了。

 憑我對你的了解,我知道你不會原諒我。你的堅強,是因為你畢生只為殷而努力,所以你可以為了殷,殺死任何……背叛者。

原以為我與你的今生所求,不可能會有所牴觸……也許,我們是彼此太過信任了。

我的背叛,最痛苦的必定是你……我知道說這句話沒有用,但我還是要告訴你:

「對不起,聞仲。」

END

補後記

  很喜歡武成王,但這是我唯一寫他的小說。真的是初生之犢不畏虎,才會寫出這樣的四不像來。(汗)不過,就算是紀念吧。

  總有人因為聞仲大人而責備武成王的不是。雖然因為不曾深刻研究,不願隨意發言,不過,總是支持他的。是誰說過的呢?真正的英雄,總是沒有家累的人,所以才能爽快地說:死不過碗大個疤,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這種話。就有家庭,又深具責任心、豪邁爽朗的情性、又能為自己的原則而死(雖然我不能明白地說出那原則是什麼)的武成王,我很欣賞。能做黃飛虎的父母、妻子、兄弟、兒女、朋友、甚至是對手(指南宮适而言^^;;),我覺得都會是幸福的。

  進而,天化為了超越父親而送命,我也覺得很合理的。武成王確實是值得追隨超越的對象……就男人而言。^^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BY翎